废柴一个

放飞自我

勉强算介绍?

如ID 废柴一个【因为本人真的很废柴……又废又柴】

原本是放飞自我的号 吃过很多cp粮 目前只属于凛遥

凛遥严重洁癖 不吃free里其他任何cp组合 遥凛可以接受

坑品的话……弃坑不会 拖更很有可能 【常常会用新脑洞掩盖该更新的事实_(:3」∠❀)_】

然后无比欢迎同好和我唠嗑!!!啾啾啾!

【凛遥】Flesh

❗️开车预警❗️链接戳评论

因为这周更新有糖于是激情开车 勉强算凛凛同学小六做的梦的续写 建议配合同名歌曲Flesh食用 【略渣 求轻喷】【从文字到图片屏蔽到现在我尊滴累了……】


【凛遥】头号粉丝 C2

C2 意料之外的相遇

小城是没有晚高峰之谈的,无论什么时段,车站都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
这车站,似乎在父辈的时候就有了。之后一直没有再建,老旧的熟悉感不由让风尘仆仆的远人感叹一句:“怎么还是老样子啊。”
听起来在抱怨小城停滞不前的发展,可心底是一份回甘的窃喜。
就像对着外人埋怨自家小儿不争气的母亲,鲜少有人真因此嫌弃孩子。
不过扫兴的是,总有人会打断你陷在过去的回忆。
“喂,宗介。”一开机就接到自己经纪人的电话,很不利于度假时的身心健康。
“松冈凛?!你还记得接电话?你去哪混了???我不希望在明天头条看到有任何与你相关的负面新闻!”宗介愤怒地在对面吼,这边的红发男子不慌不忙地把手机拿开,等到对面安静了又凑回耳边。
“平和点,宗介,我只是回个家,放松放松心情,没干杀人放火的事。”
出发前明明告诉了江大致的到达时间,这丫头怎么还没来。
凛左顾右盼寻找,声音听起来忽远忽近。
“回家?你是说这一个月你都呆在老家?”宗介在崩溃的边缘按捺住残余不多的理智。
“嗯,艺人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假期行程吧,经纪人先生。”
“谢天谢地,你还记得我是你的经纪人。这个月的行程晚上邮箱发给我,要精准到天。哪些场所不能去,公共场合艺人的基本守则,面对媒体该说什么话……”
“啊,不好意思,我妹妹来接我了,回见。”凛打断宗介冗长的唠叨,按下终止键,给自己操心的经济人先生留下一串更加心堵的忙音。
压低帽檐,双手插兜,混在一群刚结束通勤满面疲惫的乘客里。
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露出一小颗白亮尖牙,自由的愉悦让凛通体舒畅。
在车站外的自动贩卖机买了瓶柠檬汽水,喝了满嘴的气泡,酸甜的味道直冲鼻尖,懒洋洋地炸开一朵金色蘑菇云。
妹妹雷达这种中二说法凛是不屑一顾的,不过在江出现视野前几十秒,他的的确确感受到了她的到来。
大抵兄妹之间诡异的扯不断的纽带,凛拧紧瓶盖。
“哥哥!”江挥舞着手臂,逆光看不清表情,兴奋的情绪被语言传达。
大半年不见,她好像长高不少。咋咋唬唬的劲儿一点没变。
凛揉了揉妹妹的脑袋,小姑娘有些嫌弃地挪开。
“喂,摸头会长不高的。”
“好,我不摸了。”乖乖地把手收回,投降般举在胸前。
“噗嗤,”江没忍住,笑了出来,“说起来,哥哥怎么突然回来了?提前了两天?”
“正好放假,想着先回来看看。妈怎么样最近?”
“她很好,前几天看你的节目还念叨着想见你呢,今天就如愿了。”
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煞风景地响了,用脚趾头也猜到是某位经纪人打来的连环夺命call。
“哥哥,为什么不接电话?”
“哦,”凛拿出电话,看到预想之中的名字,“陌生号码。估计是无聊人打来的恶作剧电话。“说完挂掉电话,顺手把他拉进通信黑名单。
为了我度假的质量,委屈你了,宗介。

“小遥!我带了你最最最喜欢的青花鱼罐头!开心吗!”渚嚷嚷着直奔向遥的床,猛地一扑,罐头洒了满床。
“渚,学长现在不适合吃这些油腻的东西。遥学长,这是我精心搭配的蔬菜水果沙拉,保证各种营养的吸收,维生素A到E的全面配比,迅速帮你补充体力……”话没说完,手中的饭盒就被渚夺走,迫不及待地打开——
“切,也就是很普通的蔬菜沙拉啊,看着不是很有食欲的样子。小遥一定更喜欢我的罐头对不对?”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这是合理配比的蔬菜沙拉,包含了……”
“其实都很好啦,毕竟是给遥的一份心意,这个最重要。”和事佬真琴拉住有打架趋势的两位。
“渚,那个……”病床上的少年终于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小遥?你更喜欢我的罐头是吗”
“不是,你压到我的腿了……”
“啊!对不起小遥!我不是故意的!”渚后知后觉地挪开了压在床上的大半个身子。
渚没安静一分钟又开始和遥聊起一天里班里发生的趣事,普通的上课日常在他眼里也是不一样的冒险经历,病床上的少年默默地听,偶尔点头提高自己微弱的参与度。
“啊!大家都在啊!”江满头大汗地推开门,手里提着一个粉色的蛋糕盒。是最近大火的海盐芝士蛋糕。
“是超级超级抢手的海盐芝士蛋糕!”渚两眼发光扑向江,江高高举起,右手拇指伸到嘴前,比了一个no的手势,“不行,这是给遥学长的!你不可以吃哦。”
“江今天怎么这么晚?是有事情吗?”真琴问道。
“这个嘛———”
“江,大概要多久?妈打电话来……”凛探出半个脑袋,整个房间一下子咻得一下安静了,静悄悄得让他咽住下半句话。
“怎么了?”凛微微蹙眉,目光转了一圈,正好对上病床上少年深蓝的眼。与海的颜色如出一辙。
海浪翻卷溅起絮状泡沫,藏匿其中的漩涡默默等待时机,好把无辜的人吸走吞噬。
“凛!!!我超级喜欢你演的警探!!!用手铐单手锁住犯人的姿势实在是太有魅力了!!!”竟然是怜打破僵局。他的脸泛着迷弟专属红晕,不好意思地挠头。
“能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宗介教的应对粉丝告白通用句式一不留神说出口,想想对妹妹的朋友太过敷衍,好在当事人并不介意。
“哥……你又来了。”江捂脸,哥哥随时随地散发魅力怎么办?在线等,急。
“你说的游泳指导,是他吧?”凛看向病号,病号此时偏着头,以一种僵直的姿态看向窗外。
“啊,差点忘了,遥学长,这是我哥哥凛,哥,这是遥学长。我和你说啊,遥学长虽然比你小两岁,在游泳上绝对是哥哥前辈的前辈,大家都叫他——‘泳池里无人能敌的海豚’!”
江直白的介绍让遥觉得尴尬,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的窘迫,好在他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旁人也看不出端倪。
“你好,我叫七濑遥。请,请多指教。”遥伸出手,手心沁汗,指尖发烫。
余光看着在意的人一点点靠近,呼吸都快停止。大屏幕会让脸变形的话真没错,真人凛比屏幕上还好看,还耀眼,整个人站在原地不说话,都是闪闪发光无法忽视的存在。
仿佛隔了一万年之久,久到遥想缩回自己突兀的手,凛的手才轻轻靠过来,“松冈凛。”紧紧地握住旋即松开
,“要快点好起来哦,我的游泳指导师。”
“好的。谢谢(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该死,遥明明想说出很多感谢的话,此刻脑子却像被浆糊塞住,一个优美得体的词藻都说不出口。
“不要这么正式啊喂,傻子。我可不想有个对我说一个月敬语的指导师,太痛苦了。”凛说完做了个鬼脸,遥松弛了些。
“我不会了。”
他说得很认真,和他习惯在泳池前笃定说“我只游free”一样。

“哥哥早来一天就可以看到遥学长的训练了,可惜……”回去路上,江忍不住叹气。
“他真的很厉害吗?看你提到他一脸崇拜的样子。”在万人迷哥哥面前讨论另一个男人的魅力之类的,凛不免有些吃味。
“遥学长在县大会上破了好几个记录呢!而且他拥有近乎完美的肌肉!肌肉力量在水里爆发横冲直撞的样子比夏日祭的烟火更震撼!!!”
“……”凛无力吐槽江奇奇怪怪的比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跳脱性的少女思维总叫他这个当哥哥的无所适从。
“眼见为实,我也……有些期待了呢。”
“一定不会让哥哥失望的!不过遥学长也是头一次着凉发烧住医院,泡一晚上浴缸就算是铁做的也会受不了吧。”
“一晚上浴缸?”凛差点没把刚送进嘴的汽水悉数喷出。
真是个怪人。
过几天,就要和怪人指导师正式见面了,还是有那么些期待的。
当然他挠破头皮也想不到,这个看似古怪总是面瘫的黑发蓝眸少年,会是他的狂热粉丝。
谁说追星一定要表面疯狂?是吧,遥。
谁说怪人不会变成爱人?是吧,凛。

【凛遥】 头号粉丝 C1

简介:为了推广宣传新戏free 人气演员松冈凛参与了一系列粉丝互动活动,而在此时,一位名叫“水中的青花鱼”的男粉丝引起了他的注意……

私设凛比遥大2岁 欢脱文 OOC沙雕归我 HE归凛遥 食用愉快 ​​​

———————————————————————
C1 男人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啊啊啊啊啊凛酱!我爱你!”
“凛凛永远是我心中的Top handsome!”
“凛!妈妈爱你!”
“凛酱今天的美貌也按时营业了!”
热烈的尖叫足以刺穿耳膜,此起彼伏,没有丝毫消停的趋势,连续不断的咔嚓声混杂其中,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人群外围,迈入中年的女子不解地停下,踮起脚往里看,隐约看到一个深红的身影,“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叹口气,想起家里女儿房间贴满的什么凛的画报,“就是太狂热。”
“呐,大家不要挤,要是不小心摔倒弄伤自己,我可是会伤心的哦。”人群骚动的源头拉下半边墨镜,深红的眼眸闪闪发光,嘴角微挑,露出一小排可爱的尖牙。
“他眼里有星辰大海” 粉丝总是这么形容凛,可凡是见过凛真人的,又无比赞同这句略显俗气的夸赞。
“凛酱也太暖了!”“我永远爱凛凛”人群的欢呼没有停止,不过听话地让开一条窄道,好让凛能穿过去。
“呼——累死了。”刚回到车上,凛迫不及待扯下墨镜,手摸了下额头,指尖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刚才表现不错,有偶像的模样了。”坐在凛身侧的男人呼啦啦地翻着资料,表扬的语调没有过大的起伏。
“宗介,下午还有什么行程?”凛懒懒地瘫在座位上,放空望向车顶。
“一个线上的粉丝互动,还有……啊,对,回复十个粉丝推特私信的惊喜。”宗介边说边用黑笔在纸上做了个记号。
“什么嘛———无聊,说起来,我很期待free的拍摄,史上头一次的,清凉的热血剧。”说完,好像是为自己绝佳的措辞感到得意,凛忍不住笑了两声。
无人回应。
“不记得上次自由自在游泳是什么时候了。”沉默了一会,凛喃喃道。
有句古话这么说,十岁是神童,十五岁是天才,过了二十岁就是普通人。
年已二十的松冈凛不知道自己该庆幸没有变成普通人,还是该后悔错过了平淡日子的机会。
鲜花,欢呼,镁光灯,荣誉,财富……一路走来,他似乎太轻而易举地拥有了一切,命运的追光灯契而不舍地追逐,他是天生的舞台焦点。
松冈凛这个名字本身,就值得一切赞美。
不过,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这种问题,凛是不会傻乎乎地去问宗介的。他这个称职无比的经纪人,尤其不能忍受凛非偶像的某些行为和言语,专业点,就是偶像失格的行径。
真叫人头疼。

下午的线上问答进行得很顺利,开始前宗介还忧心忡忡地让凛注意语气词的使用,聊天的尺度,剧情的合理曝光之类的老生常谈。
结果效果出奇地好,激起粉丝的热情的同时,又有所保留。凛接梗抛梗流畅自然,互动完美收尾,#松冈凛 问答#这个话题直到深夜才意犹未尽地从热度第一下来。
一切的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回复粉丝私信,凛觉得自己遇到了第一个坎。
十个粉丝都是随机抽的,在读私信前,凛心里已经大致有数会看到怎样的话语,无外乎有多么多么喜欢自己啦,感谢凛让自己的生活充满希望啦,期待接下来更好的表现啦……
挑中这位“水中的青花鱼”,纯属偶然。
请想象一下,当你看到一众顶着自己图片的头像中猛然窜出一个突兀的丑萌的小鸟图,你会不会控制不住好奇点进去看看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别人的答案凛不知道,不过凛是想也没想就果断点了进去。
“下雨了,室外泳池不能用,有点烦。”
“青花鱼味增配料:青花鱼、酱油、味增、清酒、糖、醋、姜片、葱。昨天的配方失败了,今天换种比例。”
“烤青花鱼的口感比卡尔帕乔青花鱼口感更好。”
“XX 用户名:**** 密码:********”
……
凛满脸黑线的刷了几十条私信,没发现一点和自己有关的内容。
敢情这家伙把和自己的私信当成记事本了?
关注列表只有松冈凛一个没错,最后一条转发也是和凛相关,但是私信内容没有半分提到凛?
难不成这位“水中的青花鱼”觉得直接私信表达爱意太羞耻了?
还有顶着鸟的头像起这种莫名其妙的名字也太……不协调了吧?
凛一时间吐槽技能满点,快把这位可怜的青花鱼先生槽了个遍。
但是,宗介三年如一日的偶像培养还是有用的,满脸黑线的凛最后还是客气地回复了:“青花鱼料理听上去很不错,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品尝一下呢?”
当然了,肉食主义者凛对鱼,尤其是青花鱼,并不感兴趣。
反正现实中也遇不到,开一下空头支票也不会有任何罪恶感,说不定这家伙被感动了,下次私信就会提一两句自己了。
等下,明明他才是偶像啊?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打断了凛的思绪。
是松冈江。
“江,怎么了?”这丫头没有重要的事情是不会打电话的。
“哥哥,你之前不是说想找个专业点的人士帮你矫正一下,唔……”江停顿了一下,想起来凛中二的原话,“‘充满力与美的泳姿’吗?”
“没错,我好像是有这么说过…”凛撩起垂落在额间的碎发,“所以?”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江说着,笑了起来。
“什么啊,卖关子可不是好习惯。”凛微微皱眉。
“呐,你周末就知道了。我记得哥哥周六下午有空的吧,到时候见喽。”
“嘟嘟嘟……”
“喂,搞什么啊?”


电话的另一头。
“不管怎样,真的非常谢谢遥学长了,能帮我这么个大忙。”江边说边鞠躬。
“没关系。我很乐意。”遥的语气淡淡的,发尖还在滴水。
这位县大赛男子200米自由泳的年轻获得者,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淡定。
“哥哥也很期待见到遥学长呢。我打赌,哥哥一定会喜欢学长的。”
江的笑,总会让遥想起另一个人。他的脸上总带着灿烂的,可以暖化一切的笑。
“不过,没想到小江是凛的妹妹呢!”一旁的渚忍不住插话道。
“对啊对啊,真的出乎意料。”怜点头表示同意。
“中国有句古话,【天下何处不相逢】,讲的就是有缘的人,无论到哪里,都会相遇。”小天老师举着她的小阳伞,一本正经道。
“真的是有缘分呢!江,能帮我要张你哥哥的签名照吗?”渚自来熟地凑过去。
“好啦,没问题。其实哥哥不怎么上镜的”
“诶——凛不上镜?小江你是在开玩笑吗?”
“真的,哥哥不上镜。”
“天呐,真人的凛得多帅啊?”“你什么时候变成他的迷弟了?”“什么啊,我一直是好吗?”
一群人笑闹着走远了。
“小遥今天很开心呢,不过不是因为比赛吧。”真琴目送着大部队走远了,说出这番话。
“嗯。”遥点点头。脸上还是没有过多的表情。
虽然遥一贯是这样的人,冷静严肃,仿佛天塌下来都不会有特别激烈的表情。他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不过刚刚,那个眉眼长得和凛及其相似的女孩跑到他跟前提出请求的时候,他的心脏忽地漏了一拍。
要和凛见面了吗?
心中的狂喜火焰般蔓延燃烧,快要烧坏他冷静自持的最后一根弦。